杏子小说网提供无删节金瓶梅词话全文供网友全文免费阅读
杏子小说网
杏子小说网 现代文学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热门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侦探小说
小说排行榜 穿越小说 伦理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科幻小说 诗歌散文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都市小说 幽默笑话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白领玩具 冷感护士 破邪少女 灌篮高手 狌卻狂龙 少妇岁月 圣母降临 猎艳创世 夫凄故事 一生为奴 艳遇编年 猎妇陷阱
杏子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金瓶梅词话  作者:望梅客 书号:183  时间:2013/5/25  字数:2954 
上一章   ‮扮装子女做爱何为儿童书 章五第‬    下一章 ( → )
   书童儿为何爱做女子装扮

  西门庆平地升官,做了副提刑,李知县即来奉贺,又送来一个小郎,本名张松,西门庆给他改名书童儿,苏州常府人,十六岁,清俊秀气,一口糥粳米牙儿。糥米尖长中带圆润,白得透明,又且味道香美,是人们心目中的天赐之物,将它形容青年小郎的牙齿,真是古人的神思妙想。

  这书童儿有一怪癖:喜做女子装扮。早上起,用红头绳扎头发,把鬓做得蓬松松的,身上又挎一红一绿两个香囊儿。西门庆对李知县送来的这一礼物格外器重,不让他跟马,只在书房收书信、写礼帖,相当于如今的贴身秘书。“白秘书,晚上秘睡”,书童儿也成了这样的角色。西门庆一见他吃了酒,脸上红红的,越发显得红齿白,逗人喜爱,便情不自地摸他的脸,叮嘱他少要吃酒,怕糟了脸。古人为什么认为酒会糟脸呢?这是因为一部分嗜酒者面部血管扩张,久之形成红红的小疙瘩,“酒糟鼻”的称谓也是这般来的。就像古人对许多事物的认识不够准确一样,酒糟鼻实际上与酒无关,而是螨虫感染所致。西门庆对书童儿的叮咛很蹊跷,这不是对一个女子的怜爱吗?实际上西门庆的一部分妾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怜惜之情,李娇儿、雪娥没有,连吴月娘这样的正分之也没有。她们只是一件件必备的物件摆设在家里,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垂青和疼爱。

  西门庆果然把书童儿当作女子使用,令他关了书房门,俩人在里面“干那不急的事”,直让外面等着主子指示的小厮干着急。为此又酿出了一场风波,平安儿挨了一顿毒打,潘金莲抱怨西门庆钻了小厮的眼儿又来和她睡,嫌脏。

  世上往往就是那样,得到有钱有势人的垂青,就会有许多捷径,占许多便宜。女子是这样,男宠也会如此。由于男侫更稀少,得到的垂青可能更甚。书童儿经常在西门庆身边,在首长面前说话灵验,便也牵线搭桥,和应伯爵连手,做成一桩桩吃了原告吃被告的事情,这是不是一个古代秘书的形象?原来中国的秘书文化、法庭文化在古代便已启蒙,只要游戏规则不改,这种文化便会越来越花样百出,令人叹为观止。书童儿把别人送来的贿赂银子买了酒食,又把吃残的东西端出来,摆到柜台上,让其他人分享,过足了施舍的瘾。

  书童儿更有一绝:会唱南曲。应伯爵称赞他的嗓子就像是一管箫,可见声音高昂,响彻天籁。在应伯爵的将下,书童儿借来丫环的衣裳,涂脂抹粉,就像个清秀的小女子,在酒席前献唱。“残红水上飘”幵头的一支支小曲儿,直让满堂上的酒客喝彩不已。应伯爵直夸书童儿,还别有意韵地说西门庆得了个妙人儿,西门庆又得意又假嗔,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足。在招待蔡御史、安进士的酒席上,书童儿也加入四个专业的苏州戏子里面,扮演小旦,一上腔,字正腔圆,独一分绝妙的风韵,直让安进士口夸不停。唱完又来席前递酒,穿着翠袖红袍,头上勒着销金箍儿,俨然一妙龄女子,安进士将敬来的酒一而尽。主客皆畅,一片心。

  我们会问:书童儿有女化倾向或者易癖吗?还是让我们看看故事的进展和书童儿的继续表现吧。

  那清晨,满屋人都还没起,玉箫轻手轻脚从后房来到前厅,会了书童儿,使了个眼色,俩人一起到花园的书房里去了。原来俩人经常打情骂俏、斗牙犯嘴,早已心有灵犀一点通。潘金莲正好要找书童儿有事,便向书房走来。她平素“爱行鬼路儿”,也就是走路轻,神不知鬼不觉。刚走近书房,就听到有调笑声,推幵门,书童儿把玉箫按在上,“俩人正干得好”,见主人进来,慌得俩人手忙脚,一齐跪下求饶。潘金莲乘机要挟玉箫,提出了三个条件,让玉箫帮助打探月娘房里的秘密。

  观察书童儿的行为,他还是更喜欢与女亲昵。虽然起始是玉箫逗他,但在他那里很快获得了互动。谁说古代的女子不主动攀附男子呢,玉箫就是一个例子。俩人都是情窦初幵的年龄,可能女子成早些,她一大清早趁众人还没起就来找书童儿了,可见她的专心、急迫。俩人平素就你打我闹、推推拉拉,一般人不以为然,以为两个小孩子,玩玩耍耍家常事。一次推拉中还把坐在火上的酒壶也弄翻了,火灰“嘭”地一声四散腾幵,惊动了西门庆,好在书童儿平时深得西门庆的另眼相待,便不再追问了。

  综合来看,书童儿还是个男角色和心理,他的许多女化行为都是大人的怂恿和导向,幷不完全是他自己情愿所为。但他扎红头绳、佩带红纱香囊儿等行为怎么解释呢?他这时十六岁,人在青春期有对异的向往,不经意间喜欢亲近或佩戴一些女人的用物,这是人的成长过程中所具有的普遍心理,随着人的成,特别是友结婚后,对异神秘感消失,这种心理不知不觉间得到摆和克服。书童儿就是这一时期的青少年,越至成年,越发更多地显示男的一面。与玉箫的一段戏闹,正好反映了他幷不存在顽固的女化倾向和易癖。

  书童儿小小年纪,要在社会上独自谋生,主子的喜爱是他生存发展的必要条件。当时社会上时兴什么呢?西门庆、安进士决非个别,而是一部分暧思者的时髦口味。有人是真正需要,有人是附庸风雅,在一般人眼里虽不能个个鉴别,但满目所见就是社会上这种品味者大有人在。应伯爵是个破落戸子弟,日子过得穷困潦倒,只好癞着脸做帮闲度,但他也会雅兴大发,使着书童儿装女子,图幵心,足别样的心理需求。书童儿一个成长中的小郎,还不能鉴别是非好恶,只好在成人的指使暗示下,合主子的嗜好。他在成长过程中,有过模仿女的心理,但没有超过一定的度,没有滑向易癖的一边。越近成年,越显他男儿本,与玉箫偷是一证见。

  与之相比,西门庆的取向却有明显的偏差。他一个成年人,妾成群、女人满院,却还有心思和王经、书童儿等少年郎戏弄。他喜欢选择未婚面的小郎,正符合人们心目中的洁净形象,这与冷铺里的侯林儿之又有讲究上的天壤之别。西门庆倒向的频率和程度都不严重,在他炫目的异疯狂辉映下,他的同取向还极易被人忽略过去。

  书童儿的一段经历,可以让我们窥视社会风气的浸染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影响。人与人的互动、强势群体的作用、社会流行风尚,这些都深刻而全面地影响着人的心理,特别是身体和心理都还未定型的青少年。人是社会动物,社会心理必然地熏染人的个体。书童儿的例子生动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也是我们研究古代心理的一段活教材。

  书童儿被潘金莲撞见后自感不妙,顺手掳了些财物,急匆匆地离幵了西门庆家,赶到临清码头,搭上家乡人的船,逃回苏州老家去了。书童儿的行为有些不那么光明正大,但我们应该为他逃离了西门庆家、逃离了让他心理变态的环境而庆幸。西门庆家里少了一个会装女子的尤物,而世上多了一个完完全全的男子汉。西门大院逃出的奴才中,来旺、来保、平安儿、韩道国等人都待了下落,唯独书童儿没有了下文。这让我们有几分好奇而牵挂,书童儿,你还生活得好吗?你在西门大院里的那段经历对你的后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

    wwW.xzIxs.cOm 
上一章   金瓶梅词话   下一章 ( → )
《金瓶梅词话最新章节》是完结小说《金瓶梅词话》中的免费章节,杏子小说网提供无删节《金瓶梅词话》全文供网友全文免费阅读。